燕子抄水

- 编辑:admin -

燕子抄水

 青赤白显得潇洒从容,手臂一抬,青色的战剑在虚空划出一个弧度,一只手捏住剑柄,一只手捏住剑尖。
 
    真气从指尖涌出,手指就像是蒙上了一层青色的光晕。
 
    “啪!”
 
    那一柄四阶真武宝器级别的战剑,在青赤白的真气作用下,被强行折断,也变成了一柄断剑。
 
    青赤白一挥手,将断掉的剑尖抛了出去,掉落进战武台下方的池水之中。
 
    众人都用佩服的眼神盯着青赤白,觉得他光明磊落。只有张若尘明白,其实青赤白在登上战武台之前,就已经做好了断剑的准备,所以才只带着一柄四阶真武宝器级别的战剑登上战武台。
 
    他若是使用一柄完好无损的剑,就算击败了张若尘,众人也不会承认他的实力。
 
    反而,若是他主动折断战剑,再击败张若尘,不仅只是赢了张若尘,更是赢得了名声。
 
    对于一个天才来说,名声也很重要。
 
    张若尘将脑海中的杂念,全部清除,眼神笔直的盯着站在对面的青赤白,整个人就像是与周围的空间完全独立了出来,进入一种无比空明的境界。
 
 149.第149章 燕子剑法
 
    两人相隔只有七步,一直在相互对峙,谁都没有先出手。
 
    谁先出手,就肯定会先露出破绽。
 
    此刻,他们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笔直的盯着对方。
 
    只有七步的距离,谁敢眨眼睛?
 
    在你眨眼睛的那一刹那,你就已经败了!
 
    这就是高手对决,任何一个细微的错误也不能犯,不仅仅只是比剑,更是在比精神力,比意志,比耐心。
 
    对峙了半个时辰,他们依旧纹丝不动。
 
    渐渐地,青赤白的眼睛开始酸涩,眼皮也微微跳动起来。
 
    反观张若尘,依旧稳如泰山,古井无波,一动不动,没有任何变化。
 
    要知道,张若尘可是开辟出了眼脉,可以将真气直接输入双眼,自然比青赤白坚持得更久。
 
    “不能再等下去,再等下去,对我来说,会相当不利。”青赤白捏剑的手,微微的紧了紧。
 
    “咻!”
 
    没有任何征兆,青赤白猛然向前踏出一步,真气进入双腿的经脉,将速度激发到最快的程度。
 
    在下方的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青赤白的剑已经刺穿了张若尘的身体。
 
    可是张若尘的身体却逐渐变淡,最后完全消失。
 
    原来,青赤白仅仅只是刺中张若尘的虚影,并没有刺中张若尘的真身。
 
    在青赤白出手的那一刹那,张若尘就提前腾跃了起来,从上空,一剑斩向青赤白,速度比青赤白还要快一分。
 
    青赤白在一剑刺空的时候,就立即变招,向上一斩。
 
    “嘭!”
 
    两柄断剑碰撞在一起,溅出大片火光。
 
    与此同时,张若尘的左手一掌打了出去,施展出一招“飞龙在天”,击向青赤白的胸口。
 
    只有将精神力修炼到二十阶以上,才能做到一心二用,一手使剑,一手用掌,互不影响。
 
    “崩云拳!”
 
    青赤白的左手也向前一伸,打出一拳,以他拳头为中心,空气都跟着震动了一下。
 
    “轰!”
 
    两人同时分开。
 
    刹那之后,两人又碰撞在一起,继续交锋。
 
    “水龙连珠。”
 
    青赤白施展出一种灵级下品的剑法,在真气的带动下,战剑急速挥舞,化为一条影子虚淡的巨龙。周围的空气中,发出潮水涌动的声音。
 
    剑气汇聚成的巨龙,向着张若尘撞击过去。
 
    青赤白也跟着冲出去,剑锋不停转动,形成一个个剑圈,就像是巨龙吐出的一颗颗龙珠。
 
    一连八个剑圈,汇聚在一起,形成一招融会贯通的绝妙剑法。
 
    在剑气巨龙和八个剑圈的攻击下,张若尘只能被动的防御,一步步向后退。
 
    终于,张若尘退到战武台的边缘,脚掌一踩,双臂展开,身轻如燕,向后飞了出去,落向下方的水池。
 
    “哪里走!”
 
    青赤白一只手捏住战剑,一只手背在身后,也踏在战武台的边缘,飞了出去,追上张若尘。
 
    就在这时,张若尘施展出御风飞龙影,原本下落的身体,微微停顿了一下,竟然向上腾跃起三丈的高度,飞到青赤白的上方。
 
    “天心满月!”
 
    张若尘双手握剑,将真气完全注入剑体,凝聚出一个明亮的巨大剑圈,向着青赤白劈了下去。
 
    “好身法!”
 
    青赤白叫了一声好,双手向上一顶,受到反冲的力量,身体疾速向下落去,落到战武台下方的水池的池面。
 
    若是别的武者,此刻肯定会掉进水中。
 
    但是青赤白在落到水面的那一刹那,脚下立即出现一团青色的真气云雾,将身体托住。
 
    他的双脚只是微微下沉了一点,就如同踩在平地,向着远处飞掠而去。
 
    “轰!”
 
    青赤白刚刚躲开,张若尘便一剑斩了下来,劈在青赤白刚才站立的位置,将水面破开,溅起大片的水花。
 
    张若尘脚踩水浪,御风而行,身法无比的飘逸,就像是一位白衣少年剑仙,踏在水面,急速追向青赤白。
 
    青赤白的“平步青云”的确是相当厉害的身法武技,可是在速度上却不如“御风飞龙影”,很快就被张若尘追上。
 
    “天心弄潮!”
 
    张若尘的身体疾速旋转,头下脚上,将池中的水卷起来,形成一片片水浪,在剑气的带动之下,水浪向着青赤白涌了过去。
 
    眼看青赤白就要被水浪卷到池中,突然,青赤白停下脚步,豁然转身,一剑直劈下去,嘴里念出一个字:“破!”
 
    “轰!”
 
    一道十多米长的剑气,将水浪破开,向着张若尘斩了过去。
 
    张若尘的脚尖在水面一踮,犹如一条飞龙,腾飞去三十多米高,轻飘飘的落到池边的一棵杨柳的顶部,踩着枝叶,身体不坠。
 
    “青赤白不愧是千水郡国百年来最杰出的天骄,他在玄极境中极位的时候,估计与同境界的洛虚也弱不了多少。他现在虽然将境界压制到玄极境中极位,可是他毕竟是地极境中期的修为,无论是真气的凝练程度,还是体质的强度,或者是武技的精妙程度,远不是玄极境中极位的武者可以比拟。”张若尘的心头暗想。
 
    也就是说,青赤白现在虽然将境界压制到玄极境中极位,可是以他现在的实力,却能轻松击败六年前他在玄极境中极位的自己。
 
    若是张若尘真的将他当成玄极境中极位的武者,那就大错特错。
 
    “本来以为青赤白会占据绝对的优势,可以在数招之内,击败张若尘。却没有想到,竟然会出现势均力敌的局面。”拓跋临肃败在张若尘的手中,本来还有些不甘心,见到张若尘与青赤白交手之后,就彻底服气了。
 
    柳信的脸色颇为狰狞,愤然的道:“他怎么会这么强?青赤白可是将剑意境界,修炼到了剑随心走的巅峰境界。”
 
    拓跋临肃冷峭的一笑,道:“你难道看不出来,张若尘也将剑意境界修炼到了剑随心走的巅峰?”
 
    “什么?”
 
    柳信先前的心头一直都在想着张若尘会败得有多惨,却并没有仔细看张若尘与青赤白的交锋,所以,才没有看出张若尘在剑道上的境界,实际上并不比青赤白低。
 
    荀归海道:“若是张若尘没有将剑道境界修炼到剑随心走的巅峰,他早就已经败在青赤白的手中。”
 
    年仅十七岁,而且才玄极境中极位的修为,就已经将剑法修炼到剑随心走的巅峰,这种天资,太让人震撼了!
 
    其实,荀归海也有些嫉妒张若尘,但是他此行的目的是为了更加美丽、更加优秀、更加让千水郡王重视的烟尘郡主,并不是十三郡主,在利益上他和张若尘没有冲突,所以表现得就没有柳信那么激进。
 
    “这个淫/贼……居然还隐藏了实力,竟然将剑意境界修炼到了剑随心走的巅峰,他到底还藏了多少实力?”黄烟尘瞪大了一双杏眼,有一种想要亲自出手,将张若尘的全部实力逼出来的冲动。
 
    要知道,黄烟尘也在前几天,才将剑意境界修炼到剑随心走的高阶。
 
    为此,她高兴了许久,没想到才高兴几天,就被张若尘给再次打击。
 
    “以青赤白的实力,应该可以将他的真实实力逼出来。”黄烟尘的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排雪白的贝齿。
 
    青赤白平稳的站在水面,身上的青衣比池水更青,头上整齐的长发无风自动。
 
    即便他只是静止不动,身体周围也出现一道道无形的剑气,发出“唰唰”的声音,若是有人敢走进他的五步之内,必定被无形的剑气撕碎身体。
 
    这是剑随心走巅峰的境界!
 
    在普通人看来,此刻的青赤白,与传说中的剑神没有什么区别。
 
    青赤白是一个爱惜自己名声的人,做为半圣弟子,他必须要做到最优秀,要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将张若尘击败。
 
    张若尘则没有青赤白那样的包袱,但是,张若尘却也想赢,想要借住与青赤白的一战,冲击剑道的更高境界。
 
    那个境界,被称为“剑心通明”。
 
    青赤白只是刚刚达到剑随心走巅峰而已,想要达到剑心通明,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张若尘上一世就是剑心通明的境界,所以要达到剑心通明的境界,比青赤白容易得多。现在,张若尘在剑道上的境界,已经相当接近剑心通明。
 
    同样是剑随心走巅峰的境界,张若尘的境界却比青赤白更高。
 
    当然,青赤白也有很多张若尘不具备的优势,所以两人才会战得势均力敌。
 
    “若是我使用时空领域,那么我就有八成的机会将青赤白击败。”
 
    认真的思索了一下,张若尘又摇了摇头,时空领域的力量,还是不要暴露为好。
 
    千水郡国的那些大人物,肯定也在暗中关注这一战。
 
    别的底牌都可以暴露,但是,时空领域是张若尘最大的底牌,绝对不能暴露出去。
 
    “燕子抄水!“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