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打算如何比试?

- 编辑:admin -

你打算如何比试?

宁尚书笑道:“这个张若尘的确是相当出众,但是,他与大王年轻时候相比,还是差了一点。微臣记得,大王当年在东海圣城,一人一剑,败尽各国天才,那等风采至今也无人能及。”
 
    听到宁尚书奉承的话,千水郡王的心情大好,想到了自己年轻的时候,大笑一声:“宁尚书,你可别忘了,张若尘使用的可是断剑。使用断剑也能如此厉害,本王当年也不及他。”
 
    在场的十大权臣可都是老狐狸,已经听出一些别样的东西。
 
    看来大王已经动了爱才之心,准备招张若尘为婿。
 
    宁尚书自然也听出千水郡王话中的意思,心头暗道,“大王看来是相当看好张若尘,这个张若尘今后前途无量,我一定要将与云武郡国的关系更加拉近一些。四方郡国那边,也要去敲打一翻。”
 
    大将军公孙霖笑道:“今天,张若尘在论剑大会上断剑战群英,败尽各路天骄,不久之后,必定名传各国。”
 
    左相道:“张若尘能不能名传各国,还差最后一战。若是他败给了青赤白,那么他先前赢下的所有荣耀,全部都将转移到青赤白的身上。”
 
    宁尚书微微皱眉,道:“青赤白乃是半圣弟子,而且修为达到地极境中期,剑意境界达到剑随心走的巅峰,堪称千水郡国百年以来的第一天骄。张若尘败在他的手中,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另外一位权臣道:“青赤白在玄极境中极位的时候,应该比张若尘还要弱一点。但是现在,他就算将境界压制到玄极境中极位,也要比张若尘强得多。两人一战,本就不公平。青赤白必胜!”
 
    “若是青赤白将修为压制到玄极境小极位,应该就是势均力敌。不过那样的话,对青赤白也颇为不公平。毕竟作为半圣弟子,他也不想败,更加不能败。”
 
    “张若尘只需要在青赤白的手中坚持十招,当今天下的少年英才,必有他一席之地。”
 
    ……
 
    金凤宛的众人并不知道,千水郡国的那些大人物也在关注各国最新崛起的年轻天才。
 
    对于这些大人物来说,每一位顶尖天才,将来都可能会成长为盖世霸主。现在提前将他们拉拢,自然是没有坏处。
 
    张若尘站在战武台上,并没有急着离去,因为他知道,就算他现在想要走,也肯定会有人出来拦住他。
 
    不将他击败,不可能放他离开。
 
    既然如此,那就将有意见的人全部击败,将不服的人全部打服,到时候,自然就可以从容的离开。
 
    “谁还要与我比剑?”张若尘提着断剑,目光扫视着下方的每一位天才俊杰。
 
    见到张若尘的目光,众人纷纷低下头。
 
    “我来!”
 
    青赤白站起身来,将劈在肩上的外袍脱下,露出一身整洁干净的青袍,提着一柄青色的战剑,向着战武台上走去。
 
    青色的真气,在他脚下涌动,凝聚成一片真气云。
 
    他每踏出一步,脚下就会出现一片真气云,托着他的身体,将他送上战武台。
 
    看到青赤白施展出来的身法,人群中传出一声惊呼:“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身法武技‘平步青云’?”
 
    “应该就是那种武技,据说是灵级上品的身法武技,青赤白估计已经快要修炼到大成。”
 
    “青赤白终于要出手了,他代表的可是我们千水郡王年轻一代的第一人,既然他出手,应该可以轻松击败云武郡国的那一位九王子。”
 
    ……
 
    青赤白落到战武台上,显得十分洒脱,盯着张若尘,笑道:“在下青赤白,本来是不想在论剑大会上出手,但是,见到九王子的精妙剑法,心中佩服,也想与阁下切磋一翻。你已经连战了四场,真气必定大量消耗,你先休息半个时辰,我们再战。”
 
    张若尘知道青赤白是一个强劲的对手,并不狂妄的认为自己就一定能够战胜他。
 
    张若尘点了点头,立即盘坐在地,开始恢复消耗的真气。
 
    大概一刻钟之后,张若尘恢复到巅峰状态,站起身来,盯向青赤白,道:“你打算如何比试?”
 
    青赤白道:“我的剑意境界达到了剑随心走的巅峰境界,若是我们只比剑招,对你来说,绝对是相当不利。所以,我们还是按照先前的规矩,我将修为压制到玄极境中极位,咋们在同境界一战。”
 
    张若尘道:“好!我没有意见!”
 
    此刻,坐在十三郡主不远处的荀归海站起身来,笑道:“我有一个提议,不知道大家愿不愿意听一听?”
 
    青赤白向着荀归海看了一眼,笑道:“荀兄有什么提议,但说无妨。”
 
    荀归海道:“战武台只有九米见方,对于玄极境中极位的武者来说,显得太小了一点。两位都是剑道的顶尖高手,你们两人一战,必定无比精彩。为何不将战场扩大到整个金凤宛,岂不更加利于你们发挥自己的剑技?”
 
    十三郡主知道青赤白的身法十分厉害,肯定占据优势,于是立即赞同,道:“荀公子说得没错,战武台的局限性的确太大。你们这一战,就以金凤宛为战场,不需要局限于区区一座战武台。”
 
    青赤白向着张若尘望去,道:“九王子,你觉得吗?”
 
    张若尘道:“既然大家都已经决定,那我自然也没有异议。”
 
    青赤白盯着张若尘手中的断剑,道;“九王子,你还是换一柄剑!”
 
    张若尘微微一笑,道:“用自己的剑已经用习惯,若是临时换一柄剑,反而无法发挥出真正的实力。”
 
    “既然如此,那就这样!”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