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池是低位

- 编辑:admin -

水池是低位

击退张若尘,青赤白立即转身向后一跃,脚尖在水面一点,身体腾飞而起,重新落到战武台上。
 
    战武台是高位,水池是低位。
 
    站在高位的地方,自然可以轻松击溃来自低位的攻击。
 
    可以说,青赤白占据了战武台,就等于是立于不败之地。无论张若尘如何从下方攻击,他都能轻易化解。
 
    所谓:天时地利人和。
 
    现在,青赤白就占据了地利,进可攻,退可守,似乎他已经掌控了胜局。
 
    “这下子张若尘还想取胜就难了!不过,他能够逼得青赤白退守高位,已经相当了不起。”
 
    “这一战无论输赢,张若尘必定名动各国,成为与青赤白比肩的顶尖天骄。”
 
    柳信盯着张若尘,冷冷一笑:“我倒要看看,你现在还能如何取胜?”
 
    ……
 
    就在这时,张若尘的身体动了!
 
    张若尘并没有去攻击站在战武台上的青赤白,而是施展出御风飞龙影,脚踩虚空,向着远处的金凤宛飞去。
 
    拓跋临肃看出了张若尘的意图,道:“战武台高十八米,但是,金凤宛却高达八十三米,比战武台足足高了四倍多。若是张若尘登上金凤宛的三层殿宇,那么他就将占据真正的高位。”
 
    对于别的武者来说,想要登上金凤宛是一件比登天还难的事,可是对修炼了御风飞龙影的张若尘来说,却并不算太难。
 
    青赤白自然也看出张若尘的意图,所以,在张若尘踏出第三步的时候,他也立即施展出“平步青云”的身法,急速向金凤宛的顶部飞去。
 
    张若尘踏出第九步,落到金凤宛殿宇之顶,脚踩琉璃瓦,犹如一位从天而降的少年剑仙。
 
    青赤白比张若尘稍晚一步,眼看就要一步落到殿宇之顶。蓦地,张若尘手臂一挥,一道七米长的剑光斩向青赤白的双腿。
 
    青赤白的十分从容,并不与张若尘硬碰,身体下沉,落到金凤宛的第四层。
 
    刹那之后,殿宇顶部响起一声轰响,青赤白撞破琉璃瓦,冲天而起,飞到十多米高的地方,双手握剑,一剑劈出十三剑。
 
    张若尘稳稳的站在殿宇的顶部,也一连劈出十三剑,将青赤白的剑气完全震碎。
 
    “哗啦啦!”
 
    一大片琉璃瓦被剑气震碎,从殿宇顶部掉落下去。
 
    两人站在八十多米高的殿宇之顶,人影交错,剑法不停碰撞,发出一道道刺耳的剑鸣声。
 
    “他们是要决战王城之巅?”
 
    下方的年轻天才,全部都仰着脖子,望着上方。
 
    不仅仅只是他们,整个王宫的武者,几乎都能看见青赤白和张若尘站在殿宇顶部的战斗,引起不小的轰动。
 
    “轰!”
 
    张若尘和青赤白手中的剑,再次碰撞在一起。
 
    两柄断剑同时破碎,化为一块块铁质碎片,向着四面八方飞了出去。
 
    看着向自己飞来的战剑碎片,青赤白将手中光秃秃的剑柄扔掉,立即向后倒退,躲避战剑碎片。
 
 151.第151章 九剑齐飞
 
    就在青赤白躲避战剑碎片的时候,张若尘却不退反进,向着青赤白冲了过去。
 
    “龙形象影!”
 
    龙象般若掌第四招,虽是灵级下品的武技,爆发出来的威力却堪比灵级中品的武技。
 
    张若尘的身体犹如一分为二,从左右两个方向向青赤白冲过去。左边的人影,打出龙爪手,右边的人影打出象掌印。
 
    不好!
 
    青赤白看到冲过来的张若尘,脸色一变,不得不运足真气,仓促出招,五指捏成双拳,同时打出去。
 
    “轰!”
 
    拳掌碰撞在一起。
 
    张若尘施展的是龙象般若掌,青赤白却是仓促出手抵挡,自然挡不住张若尘的掌法。
 
    在强大的掌力的冲击之下,青赤白嘴里吐出一口鲜血,身体倒飞了出去,向着殿宇下方坠落。
 
    金凤宛可是有八十多米高,若是青赤白没有受伤,自然可以施展平步青云的身法,安然的落到地面。
 
    可是现在,他不仅受伤,而且根本无法施展身法。
 
    一旦坠落下去,必定摔成重伤,甚至有可能会被摔死。
 
    为了击败青赤白,张若尘被两块剑片击中,也受了伤。但是,他还是立即跳下殿宇顶部,想要救青赤白。毕竟,张若尘并不讨厌青赤白,反而觉得青赤白是一个强劲的对手。
 
    在最后时刻,张若尘抓住青赤白的衣袖,使青赤白的下坠之力放缓。
 
    片刻之后,响起“刺啦“一声。
 
    衣袖破碎。
 
    “噗通!”
 
    青赤白坠落进池水,溅起六米多高的水花。
 
    张若尘落到水面,脚下踩着一根木枝,看着手中的一截衣袖,随后又向着水面望去。
 
    在最后时候,张若尘已经帮他卸去了不少下坠的力量,又有池水的缓冲。他应该不会有事?
 
    不仅仅只是张若尘,别的那些年轻天才也都十分紧张。若是青赤白被摔死,一旦传出去,那才是真正的笑话。
 
    当然,众人也很佩服张若尘,明明已经击败青赤白,却依旧带伤去救青赤白。这样的胸襟,十分让人佩服。
 
    先前那些还颇为瞧不起张若尘的人,此刻也都转变了观念。
 
    “哗!”
 
    突然,青赤白从离张若尘不远的水中飞了起来,离张若尘只有三米远,大吼一声:“我还没有败!”
 
    “咻!”
 
    青赤白的两指之间,夹着一片寒气森森的断剑,真气运转,指尖一弹,断剑向着张若尘飞了过去。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